查无此方

(开学年更选手注意)
感谢你愿意点开,这里是彼方






是个超级玻璃心,眼泪很多的人,会有很多很多的负能量





喜欢凹凸的all金,有些洁癖,双金是不怎么写的大本命
唱见喜欢まふまふ,他真的超可爱!


【我永远喜欢金和まふまふ】

【all金】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

★是瑶瑶 @萌瑶酱 的生贺,因为我的龟速码字拖了这么久真的对不起!加了一点瑶金进去希望瑶瑶能喜欢

★魔女集会pa

★流水的cp铁打的ooc
★私设众多

★文中有我流魔女设定请注意

★如果都可以的话↓




『成立师徒关系需要复杂的契约』

那个孩子的身上混合着污泥和血,味道十分糟糕,看起来狼狈极了。

金连忙将那孩子扶进自己的小木屋,顺便施了个小魔咒泡了点汤。

“唉,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倒霉孩子,从结界的漏洞里闯了进来还撞上了森林前面的那头小狼,看把这孩子给吓的哟。”

金把放在柜子里的医药箱拿出来。

“还好这次误打误撞跑到我家门口,要是碰上其他魔女,指不定要怎么样呢。”

金把酒精和棉花拿了出来。

那孩子忽地就醒了,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他。
他食指一转,施了个清洁术。

“喂,我要开始消毒了,忍着。”

那个孩子没说话。

金用棉花蘸了点酒精,细腻地涂抹在伤口上。

这孩子还真没叫出声来,要不是还偶尔力气重了些能听到隐隐约约的闷哼,他还真以为这孩子的痛觉神经失灵了。

现在的孩子可真懂事。他欣慰地想着。

他小时候可是皮的要死,后来姐姐给他上药的时候疼得哇哇乱叫——

算了,不回忆以往的黑历史了,他现在可是大名鼎鼎的矢量魔女!

金得意地哼了一声,引来那孩子奇异的目光,他忙收回漂得漫无边际的想法。

嗯,姐姐说过,不可以三心二意。
锅里的汤泡好了。

金三下五除二把那孩子的衣服扒掉,把他挪进大药锅里。

“诶,小孩儿,既然被我捡到了,你以后可就要归我管了。”金挥挥小时候姐姐送给他的魔法棒,像模像样地吓唬他,“你要是不听话,我就把你吃掉,魔女可喜欢吃小孩子了,尤其是你这种白白净净的,看起来就很好吃!”

那孩子却不吃这一招,面无表情地指指金手中的魔法棒:“据我所知,魔女并不会使用魔法棒,这是北方大陆的魔法使才会使用的东西。”

金也不恼,他轻轻抚上那孩子的头:“可是我照样可以把你吃掉啊。”

“魔女的居所附近都会设有结界,一般人根本难以靠近,你大概已经几百年没有见到生人了吧。你舍得吃了我吗?”

哼,他还真就……不舍得。

“所以,在遇到人畜无害且无依无靠的小孩子时,部分魔女会将他们收为徒弟。”

可是你看起来一点儿都不人畜无害啊……

“那么你的意思是你无依无靠咯?我倒是可以收留你啦,不过,你得先报上名来。”

“卡——”米尔。

“诶诶欸,我说的不是这个!”金严肃地打断了卡米尔。

卡米尔有些疑惑地看着他。

“这里的每一个居民都会以代号相称。所以为了入乡随俗,你也必须取一个代号才行。我的是矢量,我姐姐的是标量,你要叫什么呢,要不我帮你取一个吧!”金已经准备好大展自己的取名天赋了。

“不用,我已经想到代号了。”卡米尔还是拒绝了金的提议,“就叫无定吧。”

“无定,无限定。还真是一个好名字。是不是家里人管的太严了?”金有些揶揄地调侃卡米尔。

后者回以一个复杂的眼神,前者笑得更欢了。

金想起接下来还有正事要做,咳了几声,方止住笑。
金轻轻点上卡米尔的额头:“小无定,你可记住了,既然决定好了要当我的徒弟,那你可就和我绑在一起了,以后就算你走了,也不许透露半点这里的事。”

“这是规矩?”

“没错,这是我们魔女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,魔女授予徒弟知识,徒弟则对关于魔女的一切守口如瓶,这是从师徒关系成立开始就决定的。”

“那么关系成立的依据是什么呢?”

“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这个啦,”卡米尔觉得自己额头一凉,似乎有什么东西顺着金的手指进到脑海中,片刻后,卡米尔与金的食指上便出现了一根白色的细绳。

金指着那白色的细绳:“呐,就是这个了,他可是将师徒二人联系起来的媒介。”

“万一这媒介断了呢?”

“就知道你要问这个,这绳子不会轻易就断掉了。就算断掉了,他也已经深深地印在你的脑海里了。”金指了指他的头,“不过你放心,断绝关系后这根线会自动解除,脑海里的那个印记只是对于魔女相关会严密控制,并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哦!当然,想要出师可没那么简单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卡米尔点点头,表示自己明白了。

“比起这个,现在已经很晚了,”金指了指外面雾色朦胧的天空,将卡米尔带到自己房间的隔壁,稍稍施了咒术在门口的牌子写上“无定”两个字。

“好了,接下来小无定就要和矢量魔女一起生活了,请多指教!”金笑着对卡米尔伸出手。

卡米尔也伸出手以示回应:“请多指教。”

房间里的东西十分齐全,也并没有什么灰尘,似乎有经常打扫,但是样式却是几百年前的流行款。

看来我们的矢量魔女为了这一天已经准备了几百年了呢。

金把卡米尔抱到床上,帮他盖好被子。他摸摸卡米尔的额头,俯下身给了卡米尔一个晚安吻。

“小无定要记住,千万不能把名字透露出去,即使是矢量魔女也不行哦。”

“哦……”卡米尔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,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






『十分艰苦的封闭式训练背后的真相』

“小无定,起床了——”

卡米尔迷迷糊糊睁开眼,还未完全清醒就差点摇晕过去,本着强烈的求生意识,他弱弱地开口叫停。

好在金的听力还不错,捕捉到了埋没在他超高分贝的少年音中微弱的童声,能够及时停手。

卡米尔觉得自己留在这里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

待卡米尔穿好衣服,金拍拍他的肩膀,正了正色,开口道:“小无定,既然你已经决定拜我为师了,那么我必然会倾囊相授,不过在此之前,从明天开始你必须进行为时一个月的艰苦封闭式训练。”

“嗯嗯。”卡米尔严阵以待。

“安啦,不要这么紧张。”金揉揉卡米尔的头,柔软的触感自发旋扩散,清晰无误地传到金手中。

难怪姐姐这么喜欢揉他的头。

卡米尔选择默默躲开了金的魔爪。

“这就是你所说的艰苦训练?”卡米尔用眼神戳了戳金。

金收到了由卡米尔发来的戳一戳,立马回戳过去。

“是呀,会做饭不是一项基本功吗?”金说的十分理所当然,“我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。”

“当年?你也被收留过?”卡米尔却注意到了金透露的另一个信息。

“小无定真厉害,”金有些讶异于卡米尔的敏锐程度,“你猜错了哦,我生来就是魔女。”

“我是被姐姐养大的,姐姐从小把我当徒弟养,我现在会的一切的一切,都是姐姐教给我的。”金有些骄傲。

看来姐姐对他好像很重要。

“那——”

“小无定,快点炒菜啦,时间要到咯!”金指指时钟。
卡米尔手下动作加快,赶在时钟响起的那一刻关火,淋上酱汁,热腾腾的鸡腿出炉。

这鸡腿表皮十分光滑,呈金黄色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无声邀请着某人动筷。

“那么,我要开动了!”金看得也有些心动,拿起筷子大快朵颐。

入口的是浓郁的芳香,口中的触感十分柔嫩,金幸福地眯起了眼。

“那个,怎么样?”

“还不错嘛,我看小无定手上没什么茧,还以为小无定是那种被娇生惯养的孩子呢。没想到这么会做菜!小无定可真厉害!”金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,赞美之词一个接一个不要钱似的从嘴里蹦出来。

卡米尔却也悄悄惊叹于金的细心程度,毕竟金只在和他握手那一次接触过他的手,却能直接发现这种不起眼的小细节。

“不过——”金话锋一转,特意拉长了声音吊胃口,卡米尔会意,十分配合地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。金表示十分满意,开口道,“里面没有大熟,所以不合格。”

金把手中的鸡腿举起,果然其中有一些血色。

“所以,小无定要继续努力了!过不了这一关就不能继续往下学了哦!”金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两根打call棒,象征性地对卡米尔挥了挥。

十天后。

金尝了一口卡米尔做的香辣蟹,咂咂嘴,觉得差不多该到下一个阶段了,于是他大手一挥,宣布合格。

卡米尔悄悄松了口气。

他并不想回忆这十天来发生的事,总之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说是十分艰苦了。

果然还是不能小瞧金。

“第二阶段要锻炼的是我们的记忆力!”这一次的解说看上去靠谱许多,金甚至还拿着一张图纸,让卡米尔不由得有些好奇金要做什么。

“既然决定要住在这里了,不认路怎么行呢?呐,把这片森林里的事物都记住吧!”金将手中的图纸递给他。
是地图。

森林中的东西并不多,植物和动物的种类虽然多,但却让他人人的人总有些联系。虽然要记住有些困难,但作为考题还是有些简单了。

“这次的考题的确简单很多,不过小无定也不能掉以轻心哦!”金显然看出了卡米尔在想什么,意有所指地提示着什么。

“小箭头现在在哪呢?”

“南边的白桦林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无定你答错了!”金拍拍手,笑得毫无形象,“小箭头这个点应该去东边找棕榈树玩了才对!已经十五天了,小无定还是不合格呢。”

所以说,要记住这些事物并不难。

但是还要记住这些事物的生活作息才是最困难的。

考题出的简直事无巨细,小到西边的雪精灵今天应该哭多久这种题都会问。

果然你矢量就是你矢量,如果会出这种简单的题,他大概就不是矢量魔女了。

“你当初进行测试的时候——”

“这个阶段我只用了用了五天就完成了哦,之后就可以直接结束训练了。”金略带炫耀地拍拍胸口。

卡米尔沉默。

这就是天赋吗?











『魔女怎么都看不厌的热闹的集市』

“小无定,我们今天要去采购啦!”金双手作喇叭状,郑重其事地宣布。

“很久才出去一次吗?”卡米尔对于他这副兴奋的模样有些好奇。

“其实也不是很久,一个月就有一次了。不过今天是小无定第一次出去采购,当然要好好准备一下才行啦!”

是吗?卡米尔心说。

“话说回来,你让我穿这套真的没问题吗?”卡米尔拉着胸前的领结。

“诶诶欸别扯呀,这可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才系好的金鱼草结!”金连忙拉住卡米尔的手,“当然没问题了,小无定穿这套一定很可爱!”

金给卡米尔穿的是一套水手服,正值炎炎夏日,海军风的服装倒也应了景,增添了一丝清凉感。金给他套上了一双泡泡袜,使得卡米尔的腿看起来纤细小巧。他头上还戴着一顶配套的小帽子,看起来可爱极了。

“这还是我八岁的时候姐姐送给我的呢,现在给小无定穿正合适。”

是他穿过的。

这个认知让卡米尔有些愉悦。

好像莫名有种小期待?

“话说回来,我穿得也不错吧!”

金穿了件白色上衣,还打了个小领带。下装是吊带短裤,膝上二十公分的小短裤衬托出他纤长的腿。足上是可爱的小皮鞋与白色的及膝袜。浑身洋溢着青春的学生气息。

谁会想到面前这个人已经活了几百年了呢?

“嗯,很可爱。”卡米尔非常诚恳地点点头。

“那是当然了,我可是你矢量魔女!”卡米尔将“可爱”二字咬得有些模糊,金并未听清他后面说了什么,不过夸奖金可是真真切切的,金不由得高兴起来。

卡米尔今天出奇地好心情,主动牵起金的手:“我们走吧。”

集市离金的森林并不远,不过片刻,金与卡米尔便来到市集。

他们这一组合倒吸引了不少目光,一路上,就连小孩都好奇地盯着他们看,惹得金轻笑一声。

他们平时都是这样的吗?卡米尔用眼神询问金。

金不负众望(?),和卡米尔果然在同一频道里,迅速准确地接收到卡米尔传来的讯息:“那倒不是,我以往来的时候他们都不会这样的,大概是我们这样的组合在这边比较少,所以大家多少有些好奇吧。”

需要采购的东西大多聚集在一起,这给他们省了不少时间。采购完毕,金看着时间还早,便带着卡米尔多逛了一会儿。

“小无定快看,那个,是糖人吧!”金向远处指了指。
卡米尔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,的确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家小摊子。

“是的。据说是几百年前从东方大陆传过来的,供小孩子把玩的零食罢了。”卡米尔看似对此并不感兴趣。

“小无定你不要这样嘛,说的好像你自己不是小孩子似的。”金不客气地吐槽,卡米尔虽然看起来小小的,但是心理却比金成熟多了,金在教导卡米尔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点为人师的自豪感,这让他一度十分挫败,深深地怀疑卡米尔是像某死○小学生一样吃了什么特殊的药物。

卡米尔模糊地“嗯”了一声,倒也不置可否。

“走吧走吧,那位可是好——几年才来一次的,下一次想吃的话可要等好——久呢!”金故意把“好”字拉长,以突出这件事的重要性。

不过他终究没等到卡米尔的回应,只好自作主张地把卡米尔拉到那个小摊前面。

他挑了两只小鹿,送到卡米尔面前,卡米尔淡淡地拿了一只,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那摊主感慨一句:“兄弟两个关系真好啊。”

“啊?”金有些没听清,这才反应过来,“那是,他可——听话了!”

按照年龄来算,卡米尔就算叫他爷爷都年轻许多,他应了这声哥哥,便是辈分都低了许多,倒是他占了便宜。按人类的生长速度,再过个十来年就要轮到他叫卡米尔哥哥了,现在不占便宜,以后就占不到啰。

卡米尔明显看出了金的小算盘,有些无语。

他面无表情地咬了一口手中的小鹿。

那糖有些黏,刚入口时便逗弄着他的唇齿,与他们形影不离,甜腻地戏耍起来,但还未与他们玩个尽兴,便被口中的温度尽数蒸发,化作一滩水探向喉头了。

的确很好吃。

卡米尔面无表情地再咬了一口。







『在魔女的集会上见面吧』

“啊,小矢量!我在这呢!”扎着可爱双马尾的少女向金用力地挥挥手。

“瑶瑶!好久不见了!”金飞扑过去与被唤为瑶瑶的少女撞了个满怀,瑶瑶有些重心不稳,连带着金一起摔了下来,两个人默契地对视,随后不约而同地笑起来。

“你还是这么横冲直撞呐。”瑶瑶站起身,拍拍身上的尘土,还顺便将金也拉起来。

“诶嘿嘿,你也知道嘛。话说回来,瑶瑶你不是精灵吗,怎么会来这边?”

“只是刚巧路过歇歇脚而已,过几天我就要走啦。”

“这样啊,我还希望你多留几天一起玩呢!”金有些遗憾。

“安啦,总会见面的,不差这一回嘛。”瑶瑶伸手将金的尖顶帽摘掉,揉揉他的头以示安慰。

“我知道你们挚友情深,多年未见,也可以理解你们想要在此畅所欲言的心情,但是我可爱的矢量小魔女,你们好歹考虑一下后面的人呐。”清亮的少女音从背后传来。

“是诶!还是凯莉你想的周到,那,瑶瑶我们下次再聊吧!”金大力地挥挥手向瑶瑶告别。

“嗯!”瑶瑶笑着回应道。

金熟门熟路地来到写着“0823”的门前,轻念了些晦涩的单词,那门便打开了。

“金,你来了。”紫堂幻笑着向金打招呼。

“嗯嗯,紫堂,凯莉,格瑞,大家好!”金一一向在场的人打招呼,清点人数后,却感觉有些不对,“诶,雷狮去哪了?”

雷狮?

“比起这个,你后面的小孩是?”紫堂关注到藏在金身后的卡米尔。

“啊,这是我捡到的人类小孩,无定!”金把身后的卡米尔推出来,“小无定,快向大家打个招呼!”

“你们好。”

“小无定可真可爱。”紫堂幻拍了下卡米尔的头,被他毫不留情地躲开了。

“哟,原来还是个小酷哥呀。”凯莉似笑非笑。

“金,你又捡些奇怪的东西。”格瑞的脸色看上去似乎不太好看。

“格瑞,不要这么说嘛!卡米尔可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,他是我的小徒弟!”

格瑞的脸色更沉了。

“原来是小徒弟呀,跟着金这个笨蛋学艺想必很辛苦吧,还请多多包容他哦。”凯莉笑靥如花,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,甚至忘了反驳凯莉的话。

这话颇有些宣誓主权的意思,这让在场的人脸色都沉了沉。

当然,除了金。

“小无定,初次见面,我是星月魔女凯莉,请多多指教啦。”凯莉握住了卡米尔的手。

“请多指教。”卡米尔的语气淡淡的,听不出情绪来。凯莉手中暗加了几分力,卡米尔仍面色如常。

这可不是一个人类小孩能承受的力度。

凯莉睫毛垂了垂,遮住眼底的暗芒。

“格瑞。”格瑞仍然与往常一样不爱说话,但这次似乎多了些其他意味。

“你好,我是紫堂幻。”相比格瑞,紫堂幻看起来要友善许多。

“呐,小无定已经听到我们的真名了吧,那么作为回报,小无定是不是也应该?”凯莉的话断在那里,但大家都知道她想说什么。

“凯莉,你知道的,还在作为学徒的小无定是不可以被人得知自己的真实姓名的,否则契约就会马上断掉的。”金有些无奈地做生气状,看着眼前明显是在开玩笑的友人。

“好啦好啦,我不开玩笑了。那我们就先等雷狮过来,然后聚会就可以开始了。”

卡米尔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门突然被推开了。

“小鬼,我今天把佩利和帕洛斯带来——”

看清房间内的人后,雷狮有些错愕。

“我们的军师无定小魔女怎么变小了?这下可真就变成小魔女了。”帕洛斯戏谑地调侃道。

“卡米尔,你怎么变小了?”

“啪嗒”一声,好像有什么东西断掉了。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小剧场——————

一、

卡米尔: 据我所知,魔女并不会使用魔法棒,这是北方大陆的魔法使才会使用的东西。

金:我又不是自己想当魔女的!我也想当魔法使!可是我一生下来就是魔女,我有什么办法balabala

卡米尔:对不起我错了。

二、

卡米尔(盯——):我受伤的时候你明明念个咒就可以治好了,为什么还要搞得这么麻烦。

金(心虚):这是为了惩罚哦不锻炼你的意志。

卡米尔(盯——):……

金(心虚):好吧其实是我忘了

三、

金:啊,这是我捡到的人类小孩,向量!(把身后的卡米尔推出来)小向量,快向大家打个招呼!

众人(脸黑成煤炭):向量?

矢量,向量,这不是情侣名还能是什么!

对不起,你们想太多了。金完全没有别的意思。

卡米尔(无奈):我是无定。

(现场气氛转好)

四、

凯莉(握住了卡米尔的手): 小无定,初次见面,我是星月魔女凯莉,请多多指教啦。

卡米尔(淡淡的):请多指教。

(凯莉手中暗加了几分力。)

(卡米尔嘴一瘪,哭了出来。埋进金怀里)

金(慌乱):啊怎么了怎么了,小无定乖,别哭了哦!

卡米尔:计划通√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哇哇哇瑶瑶对不起,因为我找不到你具体的人设所以只好根据平时的感觉来写了QAQ

小剧场三是查资料时的脑洞,以及宣传一位all金圈的配音太太,向量。她的lof名和b站名都是向了个量,大家可以搜搜看。

我记得我原定字数是三四千字的结果写出来变成了五千orz而且就算写了五千字也感觉剧情交代不清楚(。)

其实有埋小彩蛋的可以找找看(不会有人去找的啦)

最后为瑶瑶送上迟到的生日祝福,瑶瑶8.23生日快乐!







感谢遥钰小可爱为我指出的惊天大bug!这几天都是深夜码字脑子有点不清醒(≥3≤)

评论(20)

热度(1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