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无此方

(开学年更选手注意)
感谢你愿意点开,这里是彼方






是个超级玻璃心,眼泪很多的人,会有很多很多的负能量





喜欢凹凸的all金,有些洁癖,双金是不怎么写的大本命
唱见喜欢まふまふ,他真的超可爱!


【我永远喜欢金和まふまふ】

【百篇贺金NO.51】(卡金)夢のまた夢

★是曲梗,原曲是Nico唱见まふまふ桑的《夢のまた夢》

★人类卡×狐妖金

★流水的cp铁打的ooc

★私设众多

★「」内的是《梦中之梦》pv中的歌词
★这篇内容有很多和歌词相关,但是完全没有写出原曲的感觉(文笔太渣了……)对不起请不要打我!!!

★其实根本不了解夏日祭所以如果有什么错误请指出!!!

★如果都可以的话↓





















远处的花火大会热闹非凡。

某个静悄悄的角落中,黑发少年攥紧了手中的金鱼捞半价券。













「それが恋たつけ?」

“喂——醒醒,起——床——了——”眼前的金发少年充满元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。

卡米尔眨了眨眼。

“卡米尔真是的,说好要陪我一起逛夏日祭的,结果一转头就睡着了。”金发少年不满地鼓起脸颊,小声抱怨着,“就算是很重要的考试,也不用复习到那么晚吧。”

卡米尔轻轻起身,睁开了睡意朦胧的双眼,身旁的金发少年吓了一大跳,语气也慌乱起来:“卡米尔,你怎么起来了,花火大会还没开始,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儿的。”

卡米尔摇了摇头:“不用,我已经得到了充足的睡眠,况且我们时间不多,花火大会结束就要回去了,在此之前,你还有时间去逛逛庙会。”

“啊!对了,我都忘了有这一茬了!”金拉起卡米尔的手就跑,“我们快走!”

“等等。”卡米尔反手握住了金的手,及时使这匹脱缰的小马停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

卡米尔下意识拉了拉围巾,却发现由于穿着浴衣的关系,他并没有将围巾带出来,一时有些尴尬:“……你跑反了。”

“哇哇哇我又记错路了吗?”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,“还好卡米尔你拉住我了。”

卡米尔有些无奈地叹口气,牵起金的手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


金和卡米尔是一对恋人。

就在几个星期前,金向卡米尔告了白。

当时的卡米尔并不懂“恋爱”为何物,但却已经对眼前相处许久的小狐妖有了好感,思量片刻,卡米尔最终答应下来。

况且——

金的狐耳与尾巴只有他能看到,在其他人眼中,金却是正常人的模样,这使他内心阴暗的占有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——

“卡米尔——”金的呼唤将卡米尔从回忆中拉出来,他猛然回神。
“卡米尔,我想吃这个。”金亲昵地摇了摇卡米尔的手臂。

卡米尔抬头一看,眼前的招牌上写着大大的“綿菓子”。

是有些嘴馋了呢。

将钱包递给金,金便小声欢呼起来,兴奋地买了一根。

这么容易满足的吗?

“卡米尔,你吃吗?”金献宝似的将棉花糖递给卡米尔。

“……我可以再买一根的。”

“卡米尔,一起吃嘛,”金的眼中闪着光,语气甚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软了下来,“我们是恋人啊。”

“……恋人的相处方式是这样的吗?”卡米尔微微顿了顿,最终败在金的撒娇攻势上,“好吧。”

金告白后,两人虽然成为了名义上的恋人, 但卡米尔却仍不明白真正的恋人究竟该做什么,两人交往后,除了变得更加亲密一些,与没交往前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当然,这只是卡米尔认为的。

卡米尔轻轻咬了口棉花糖,感受到棉花糖的甜度,他惬意地眯眼。

口中慢慢融化的棉花糖还是那个甜度,但这次却好像多了些什么东西。

这种甜美的东西,是恋爱吗?











「みたしごとババに疎まれた子」
卡米尔的身份有些特殊。

他的母亲并非他父亲的妻子,也就是说,他是个私生子。按他们的话说,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野种罢了——甚至连分家都鲜少认识他。

主家的耻辱只要深埋在主家等他烂掉就好了,没必要让分家知道——他们是这样说的。

虽然话是这样,但他的身份早已在附近的小孩子中传开了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守着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。

有了这特殊的身份,他在整个家族都受到了特殊的待遇——当然,他宁愿没有。

且不论在家族中连仆人都算不上的待遇,就连有些性格恶劣的孤儿都可以随意欺侮他——雷王家自然是不会管的,也许在他们看来,悄无声息地死在外面才是自己最好的归宿。

他当然不可能就这样如他们的愿。

又来了。

雷狮的庇佑虽然让那些人稍稍收敛一些,但只要雷狮不在卡米尔身边,那些人便会变本加厉地欺侮他。

“不过是个私生子,你凭什么能得到三少爷的青睐?”

啊,手被踩住了,似乎很用力,应该流血了。

“呵,就算我们是分家的,身世也比这家伙清白的多!”

衣服被揪住了,自己已经被提起来的。

“就是就是,看这家伙这副阴沉沉的样子,我看了就来气!”

第一拳已经砸过来了,并不是很用力,是在……同情自己吗?

“喂,你们怎么能这么多人欺负他一个人呢?”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。

他们似乎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慌乱地四散开来。

“你千万不要有事啊!”那声音的主人有些焦急,慌乱地往他这边跑,在他落地的最后一刻前接住了他。

卡米尔艰难地睁开双眼,入目的是一片金色。

这片金色并不是亮金,倒像是郁金色,虽然并不那么耀眼,但却让人打心底里觉得舒服,暖融融的。

是光吗?

他下意识伸出手,却好像摸到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。

是动物的耳朵?

这是卡米尔昏过去前唯一的问题。
“……米尔!”

“卡米尔!”

“卡米尔,快醒醒!”

卡米尔撑开厚重的眼皮,伸手揉揉眼睛,却被金发的那孩子制止。

“不要揉眼睛,这样对眼睛不好。”那孩子握住了他的手。

卡米尔一愣。

那孩子头顶的兽耳看起来毛茸茸的,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。

他是这样想的,事实上,他也这样做了。

那孩子看上去十分善良,而且对他并无恶意,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并不会对自己动手——

这耳朵的确是毛茸茸的,十分暖和,触感就像是真的耳朵。那孩子舒服地眯了眯眼,这让他更像只小动物似的,可爱极了。

“你……不是人?”

“嗯嗯,我从隔壁世界来的狐妖,”金摸摸后脑勺,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不小心迷路了,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来到这边了。我才刚过来,就看到你——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”卡米尔摇摇头,“这次才刚开始打。”况且我也已经习惯了。

最后一句卡米尔并没有说出声,他下意识地隐瞒了这一事实。

“那就好,我已经给你包扎过了,过几天应该就好了。”那孩子似乎笑得很开心。

为什么会这么高兴呢?卡米尔不禁想道。

“你在人类世界的这段时间该怎么办,你想好了吗?”

“嗯!”金笑得露出了小虎牙,这笑容有些不怀好意,卡米尔打了个寒战。

“我可以让他们以后见到你都躲得远远的,做为交换,我在人类世界的这段时间由你负责我的起居。”

……果然。

“我不挑的,而且吃得少,也不缠人,还能帮你打架,你就收留我嘛——”金摇了摇卡米尔的手臂,眼中的期盼仿佛凝成了实质,发出亮闪闪的光。

糟糕,过分可爱了。

卡米尔不动声色地拉拉围巾,遮住自己微红的脸颊。

这样的确会减少大哥的负担。

那么……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










「谁か好きな谁かになって」
“卡米尔,我们去捞金鱼吧!”金把放在背后的双手拿出来,扬了扬手中的东西,有些小得意, “我带了半价券哦!”

卡米尔有些无奈地点点头,得来了金小小的欢呼声。

金每年都会来捞金鱼,卡米尔自然是知道金的习惯的,他将碗拿好,静静地站在金身边。

金发少年试探性地将网放入水中,
却还是激起了小小的水花,引起鱼儿们的惊慌。他小心翼翼地移动手中的网,悄然网住了几只小鱼儿。

金一气呵成将鱼儿捞起来,卡米尔忙把碗递过去,准备接住鱼儿,那鱼儿扑通一声掉进碗里。

是被救赎了吧,幸运的鱼儿。

谁会来救我呢?

他一定是这么想着的吧。

“诶,卡米尔,”金疑惑地盯着手中的网,“你看,网破了。”

的确,纸网十分脆弱,极易因金鱼的重量而烂掉。但金的运气素来很好,往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。

“反正鱼也捞到了,这网可真会挑时候。”金向来乐观,虽然网破了,但是起码捞到了鱼,这点就足够让金开心的了。

“看来,是你的运气用完了。”卡米尔此时也有心情调侃。

“卡米尔,你变了,”金捂胸做痛心状,但随后语气又上扬起来,“变得越来越开朗了。不过,这是好事!”

金和卡米尔相遇时才十岁,那时卡米尔就已经十分冷淡了。不管金说什么,他的回答永远都是平平淡淡的,这让金十分没有成就感。

比起以前,现在的卡米尔已经开朗很多了。

这大概,就是近朱者赤吧。

金顿了顿,郑重地补充道:“不过,你要是再笑笑就更好了。”

卡米尔默默别过头,权当没听到。














逆夢のままに    踊れ    踊れ
“卡米尔,快看,是烟花!”金开心地指着天边炸开的花火,“好美啊。”

金已经这样看烟花看了五年,大大小小的花火大会他都看过,但是每一次他都宛如初次见到一般,每次都会兴奋地把不同的感受分享给卡米尔。

金曾被问及这点,他却理所当然地说:“因为有卡米尔陪我一起看呀!”

虽然金可能只是因为朋友的陪伴而感到兴奋,但卡米尔不得不承认,这是他之所以会和金在一起的理由之一。

……是很重要的理由之一。

说起来,金那种心里只装着朋友的人真的会知道所谓的“恋爱”是什么吗?

“嗯。”卡米尔低着头,一丝光打在他脸上形成了些许阴影,金有些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
“那边有人在跳舞诶,卡米尔,我们一起去吧!”金拉起卡米尔的手,做出起跑的动作。

“好。”卡米尔有些无奈地叹口气,跟着金一路小跑。

话说回来,金会跳舞吗?

金在人群中有样学样地跳舞,虽说是跳舞,其实也只是单纯的在人群中蹦蹦跳跳罢了,不过,就是因为有金这样的人在其中,气氛才能高涨起来。

果然不会啊。

“卡米尔也一起来嘛!”金向卡米尔做出邀请的动作。

卡米尔摇摇头。

“来嘛!”金笑着将卡米尔推进人群中,“就陪我跳一次嘛,就这一次!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卡米尔并不擅长舞蹈,只好和金一起胡乱蹦哒,金看着卡米尔笨拙的样子,不禁笑了笑。

“原来卡米尔也有这样的一面呀。”
卡米尔僵硬地回以金一个难以言喻的眼神,金忍俊不禁,非常给面子地笑出声。






岁月静好。






已经是深夜了。

金和卡米尔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观看着今日的最后一发烟花。
“咻”的一声,烟花在天空中绽出绮丽的色彩。

“金。”

“卡米尔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和卡米尔在一起的每一天都非常开心,今天也是!”

“你是不是……”

“但是,卡米尔!”金伸手将卡米尔未出口的话语堵住。

“梦该醒了。”












一抹耀眼的金色映在少年眼前。
是梦啊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五天三千字我是真的速度超慢(。)
第一次参加活动看着前面的大佬们我心好慌……!!!总之请多指教!

那个,加粗的字体是与现实相反的部分,大概会有人看出来???
虽然我文笔超渣但是如果有人能看懂真的是太好了……!!!




还是透露一下吧……这篇其实是刀(。)

评论(9)

热度(41)